她醒来了么?她还会再醒来么?

安利一首和双安有着迷之高相性的歌顺便眼神暗示各位爸爸。以后我可能就躺平做一个推歌博主了


Na nepo dor, Neath gatyunla, 
在干枯的大地上,灼热的地狱里 
colga roon irs sor. 
有一座冰之城堡 
Was touwaka wa linen Yeeel idesy akata. 
诉说着一个古老的传说 
Colga cause roon yanje. 
一座永远受到冰之诅咒的城堡 
Wase wase gat. 
有着非常强烈的诅咒 
Sasye irs ween...

首先要吹她一波上天,然后把这个SaiN趴的开头放一部分……就当是配图好了。

“你知道吗,我曾经想过从这座宫殿里逃出去。”
刚褪下华袍换上胄甲的国王状似无意地说道,伸手拂过自己的武器收藏像是在检阅兵马。鉴于这位陛下一贯的作风,立侍于一旁的骑士长丝毫不为那句十足叛逆的话所动,依旧温和而从容地微笑着,保持着缄默。
“……你该问问我为什么没有离开的,安迷修。”国王陛下对他的反应似乎不大满意,用指节扣了扣半截拔出鞘的剑身,“或者说你早就知道了?”
“那并不重要,陛下。”被称为“安迷修”的骑士长终于开口了,“重要的是您现在作为这个国家的新王站在了此处。”
国王无谓地耸了耸肩,年轻而英俊的脸庞上带着和他的身份...

看到没,她是天使。【暴哭

帕金森烤蛋挞:

@余书墨 是绑文文的saiN设!真的太喜欢了就画画。。要开学了,来不及上色ww

被吞了……总之重发补档。
私设的西幻双性转趴,试个水。
里面有辆假车,注意避雷。

每天都想吹程老师上天。

听沙尘彼方总觉得有几句和爱咎里双子相认的那段好像……revo是不是又自己抄自己了……

到三途川再一起喧哗吧,Keito。

她的后颈有一块微凸的脊骨随着动作缓缓滑动着,从捋向两侧的黑色长发中露了出来,像是一朵微微颤动的洁白花苞;两片肩胛骨温顺地附在薄薄的皮肉下,如同展平的蝶翼;再往下是弓似的脊椎——或者说花茎。于是我情不自禁地俯身用手臂虚搂住了她,犹如幼时合掌轻轻拢住一只蝴蝶,胸脯隔着空气被飘起的发丝带起一阵瘙痒。
“怎么了呀。”她平静而宽容地问道,柔软的声音因为宿醉染上一点沙哑。我却好似从梦中恍然惊醒般慌忙松开了环着她的双臂,再次变回了唯唯诺诺的老样子,竭力用着不相干的话把刚才的事搪塞过去。
等到我有勇气再看过去时,蝴蝶已经飞走了。

偶然看到一篇文章,虽然不能说是惊艳却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联想到自己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写出一篇让自己也感动的文(或者说至今也只有一个残缺品),就感到很难过。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我写下的文字只是可以在闲暇时嚼一嚼的甘蔗渣(应当说这是同人圈的常态,能留下深刻印象的都是极为优秀的少数作品),余下的大概也是出于情感上亲近的原因才愿意认真阅读下去。想到我还没有能力将这些文字更好地编织起来、使其真正获得被认真对待的资格,就觉得对它们感到十分抱歉。
说出这样的话并不是想得到安慰什么的,只是觉得有必要记录下来而言,用以提醒自己要更加认真一点。
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最近似乎变得轻浮起来了。

脑了一个西幻背景的双性转趴,然后还有没写完没修完的生长痛和大学趴,日常趴的那个想找个机会把后续添上,群里的作业也没交……

1 / 4

© 余书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