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我这个已经爬墙的人渣吧!

安利这一整张专,里面的歌应该都是日本文学作品的印象曲,本身的质量也非常棒。个人最喜欢的应该是春与阿修罗和女生徒,属于一开口就被吸引住的那种。尤其是后者的女声,那种纤弱而凄美的感觉真的无比契合又戳得我不行。
不过看评论有人吐槽坂口安吾的耳男并没有歌曲里那么……燃?本人并没有看过原作所以并不好评价,不过不同的人解读起来也是不一样的吧。撇开这一点,单独听歌感觉也不会失望。

首先要吹她一波上天,然后把这个SaiN趴的开头放一部分……就当是配图好了。

“你知道吗,我曾经想过从这座宫殿里逃出去。”
刚褪下华袍换上胄甲的国王状似无意地说道,伸手拂过自己的武器收藏像是在检阅兵马。鉴于这位陛下一贯的作风,立侍于一旁的骑士长丝毫不为那句十足叛逆的话所动,依旧温和而从容地微笑着,保持着缄默。
“……你该问问我为什么没有离开的,安迷修。”国王陛下对他的反应似乎不大满意,用指节扣了扣半截拔出鞘的剑身,“或者说你早就知道了?”
“那并不重要,陛下。”被称为“安迷修”的骑士长终于开口了,“重要的是您现在作为这个国家的新王站在了此处。”
国王无谓地耸了耸肩,年轻而英俊的脸庞上带着和他的身份...

 @臨又  接地气ver?总之是今天份的投喂


  雷狮坐在窗台上吃冰棍,小腿穿过金属围栏的间隙在空中晃荡着,远远地见着安迷修从小区大门进来了,举起空着的那只手挥挥勉强算是打了招呼,自然惹得对方直翻白眼。天热,当下又是三四点太阳还烈着的时候,哪怕是被盖了戳的好脾气的安迷修也躁得不行,更不用说他正提着一大袋子菜走在日头底下,而招呼他的雷狮在家里闲得不行还能吃着冰棍儿看风景。

  

  没一会儿防盗门那儿传来了哐哐哐的敲门声,雷狮正想着好啊这人舍了门铃不用非得亲自上阵捶大门,怕是真憋着一口气,就听到咔擦一声响,手指上还勾着钥匙扣的安迷修风一样地晃进了屋子里,左...

【雷安】幽灵船

*虽然是幽灵船,正确的bgm其实是《Turn Loose the Mermaids》

*原本是群里传文,这是修改后的版本

*请给我更多的批评和建议


       他在甲板上醒来,身下是冰冷湿润的柚木板,目力所及是晦暗阴沉的天空。一滴雨水打在了他的脸侧,接着更多的雨滴砸了下来,像洇湿衣物布料一样缓慢地模糊了他的视界,同时也令死人般停滞的思维活络了起来。

       “起来。”他听到上方传来一个声音,“回船舱去,新人。”...


【雷安】死生

@一筐篮子 篮子点的以“哟,你终于快死了啊”为开头的糖。顺便还群里骰输了的债。

“哟,你终于快死了啊。”

雷狮蹲下去看他——棕发被血污黏成一缕一缕的,脸上也糊着血块和灰尘,再往下是破烂得不成样子的军装,鲜血从数不清刀口里弹痕里渗出来,将身下的泥土染成深红的同时飞速带走了这位年轻少校的生命力——那是安迷修,只不过是个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狼狈、都更靠近死亡的安迷修,他的恶友,他的未曾击败的宿敌。

他没再往安迷修身上多看。说到底两人所属的阵营虽属同盟却也无相亲相爱的必要,匆匆扫过的那几眼里看得出对方已经没有救助的必要了,他也无需冒着影响任务牺牲更多队友的风险在此处多加停留。他想得很好,只是步...

新年快乐。

几个想特别提一下的亲友
@宁棋 
很高兴能认识棋棋。在我最压抑最消沉的那段时间能听我吐苦水倒黑泥,并翻出自己的“黑历史”安慰我。如果没有棋棋的话那段时间估计会很难熬……虽然吃你的黑泥灵车也被噎了好几口……啊不,刚才的那句话无视掉吧。
有些方面很合得来,有些方面合不来也能相互包容的亲友。一直在投喂我投喂我,不停地给我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有时候感觉有点像一个姐姐……但更多时候咱俩的模式似乎更接近狐朋狗友啊【笑
总之认识你非常开心……你当初会主动勾搭自带社恐属性的我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新的一年里也要开开心心的啊w
@臨又 
被阿又勾搭感觉是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写的东西被这样认可...

【涉英】无题

*送给棋棋的迟到了的生贺

*二年涉&英

*涉英真难写

  

  他在看着我。

  

  天祥院英智想到。fine的排练刚刚结束,纺笑着递给他毛巾,他轻轻捋了捋被汗水打湿的刘海,同样微笑着道了声谢,毛巾摁在额角的时候他感受到了那道视线,下意识地想抬眼看过去却又及时收敛住了——他的目光很短暂地漂移了一下,在洁白毛巾的掩饰下看得极不分明,唇角保持着温和而克制的弧度,然后轻轻拭去额际与脸侧的汗水,和身边的纺闲聊了起来。

  

  青叶纺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的性子,他也收敛了锋芒恰到好处地扮演着陪衬的角色,毕竟主角当属fine的两位看板。然而他的的确确察觉到了来自那人的视线,在剧本允...

© 余书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