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跑路了,不要关注。

【雷安】死生

@一筐篮子 篮子点的以“哟,你终于快死了啊”为开头的糖。顺便还群里骰输了的债。


“哟,你终于快死了啊。”

雷狮蹲下去看他——棕发被血污黏成一缕一缕的,脸上也糊着血块和灰尘,再往下是破烂得不成样子的军装,鲜血从数不清刀口里弹痕里渗出来,将身下的泥土染成深红的同时飞速带走了这位年轻少校的生命力——那是安迷修,只不过是个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狼狈、都更靠近死亡的安迷修,他的恶友,他的未曾击败的宿敌。

他没再往安迷修身上多看。说到底两人所属的阵营虽属同盟却也无相亲相爱的必要,匆匆扫过的那几眼里看得出对方已经没有救助的必要了,他也无需冒着影响任务牺牲更多队友的风险在此处多加停留。他想得很好,只是步子还是停了下来,轻飘飘说了一句风凉话,用枪托杵了杵对方的胳膊似乎想要确认什么似的,很快便离开了。

任务完成得很成功。归队后不久后他听闻联盟迎来了真正的胜利,数十年的战争终于结束,而他们这些“为战争而生的一代”也终于将战争终结在了自己的年代。庆功宴上雷狮喝得有点上头,他拎着喝了一半的啤酒罐,撇下所有人跑到天台上吹风,像个他曾嫌弃过的傻子一样看星星,然后想些杂七杂八的事,有卡米尔有佩利有帕罗斯,有时候脑海里还会冒出安迷修的样子,却都是在学院的时候。那时他们都是容易热血上头的少年人,乐衷于在每一个领域与对方争斗比拼,互相争吵互相憎恶却又不受控制地彼此吸引。然而他记不清安迷修死前的样子,他——他那时,没敢多看下去。

“你可别掉下去。”

背后的声音耳熟得不行。雷狮轻轻打了个哆嗦,觉得天台上的风好像有点太大了。他晃了晃啤酒罐又晃了晃已经有些不太清醒的脑袋,头也没回地问到:

“还没死?”

“没死。”

“什么任务?”

“潜伏——他们得见着一个死了的安迷修。”

雷狮轻轻哦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应该揍过去一拳,又觉得现在这个喝醉了的状态好像揍不过。于是他转过头去,看见一个完完整整的安迷修,笑得好看又可恶。

他的恶友,他的未曾击败的宿敌——他的安迷修,笑着轻声说,我以为你能看出来。

但那是你——雷狮没说出口。他嫌矫情,且毫无意义。但安迷修还活着,这的确是件好事,于是他也笑了起来。

评论(2)
热度(46)

© 线性代数摧毁停车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