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期丧,不要关注。

*说好要给程老师 @程式 写的长评

*因为三次原因和时间所限无法一次性吹完所有的文(这个工程未免也太可怕了……),所以这次先吹我个人情感上最喜欢的两个短篇之一《野火》,也算是把重头戏中的重头戏放在了前面

*爱生活,爱程老师


1.野火

先谈一谈我自己的直观感受:

这篇文应该是我由程老师厨进化为程老师吹的起因。说是野火,对我而言却像是一把径直剖开灵魂的利刃。文风干净利落得很,让我感觉程老师将其写下的过程,就像是在用雕刻刀将一个原本藏在顽石里的作品解出来一样,每一刀划下的线条都格外流畅自然,同时富有力量,好像它本就该是那个形状。文中也找不出什么多余的无用修饰,就像是废弃的石料都被剔除了一样。

最开始读的那几遍里我的感觉就是畅快。其中的雷安两人思考方式和行事准则在格外符合他们在文中的身份定位的同时,也能轻易让人将他们与原作中的两人对上号来。两个性格迥异却同样一身傲骨的人,将自己最锋芒毕露的一面展现给了对方,只是一方极冷傲锐利另一方更狂傲不羁罢了。生也潇洒死也潇洒,活也痛快去也痛快。他们的爱情伴着理智现实责任,灼烧成燎原大火。

然后关于文章末尾那个自由心证的到底有没有爱,其实我的感觉也很模糊暧昧。他们之间的感情,若要用世俗常理来判定的话,是绝无可能被划分为爱情——或者说纯粹的爱情的,但这两个人本身就是世俗常理之外的存在。应当说他们将某些只存在于爱人之间的情感都在对方身上用尽了,却又掺杂了其他不限于爱人的情感,同时吝于或者说不屑于给予通常情况下存在于爱人间的某些东西,比方说温柔缱绻,宽容体贴。他们称不上是彼此的恋人,但他们同时又是属于“彼此的”。

重复阅读后注意力从整体转移到了其中的某些片段细节上。全文中我尤其喜爱的一部分当属安迷修被雷狮射杀的那段。字句中的张力大得不可思议,从安迷修死前投来的刀尖般凌厉又美妙的眼神,到雷狮由做出决定时的泄气与解脱感,到他对于卡米尔的阻止的不解,再到放下枪的茫然与落地时泄露出的一点无措,全程转换得非常自然流畅。而且除了雷狮站在血泊中时那一两句短暂地将他的外壳剥下来让读者看到平稳的声线下无意识压抑的疼痛外,对于cp一方杀死另一方这种通常情况下被归为悲剧的情节,却没有用大肆渲染悲剧气氛的方式加以描写,这当然有原文主要以雷狮视角进行叙述、受角色本身性格限制或者说影响的原因在内,但不得不说这种不以悲剧为悲剧的感觉真的非常有魅力。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地方也很喜欢:

文中对于眼神描写的两处的其中之一,开场时无论循着雷狮的视角还是单纯上帝视角都很亮眼。

他脊背笔直,整个人绷得像一杆枪。

他看了雷狮一眼,只一眼。

莹绿的眼睛里带着五分傲三分嘲,竟还剩了两分笑意。

两人对打的全过程都想吹,但鉴于是评论所以只截取了带刃搏斗和徒手肉搏过渡间隙的无形交锋。

安迷修向后退了两步,靠在翻倒的桌子边喘气。

雷狮这时候又要笑。他张着手指上下翻弄那柄武器。


安迷修抬眼去看他,看到雷狮空着的手指慢慢握起来,又伸出一根食指,冲着自己勾了勾。

这一勾直接勾断了安迷修绷着的神经。

搏斗胜负已定后的接吻,很喜欢这个能同时体现出两个人的态度和力度的“掰”字。

雷狮着他的下巴和他接吻。

基本上可以用来解释全文的两段话。

这两个人的相遇总像一把燎原的火,顷刻之间就能将理智现实责任烧灼得一干二净,只剩下近乎狂热的厮磨。

你知道灵魂——灵魂的碰撞能激发出背德的快感。

再说说我爱死了的程老师的语言描写。实际上在写长评前最后读的几遍里,我有刻意将野火中的角色都当成全然陌生的人物看,然后发现撇开了先入为主的对角色的喜爱和理解,最能体现两位主人公(甚至还有作为配角的卡米尔)形象的除了上面提到的一些细节外,就是各种语言描写了。每处的语言描写都非常简洁,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同时又在最大程度上对人物形象进行了完善,尤其是雷安两人,每一次对话都几近一次交锋,真真可以说是言语如刀了。最后卡米尔与雷狮一问一答式的对话也非常有意思,尤其是最后两句:

“可能这个时候我该替你伤心。”卡米尔道,“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表现。”

“你不用表现。”雷狮是这样说的。

最后我再从“野火”这个标题说说自己的一些见解。

野火有一解释为“荒山野地焚枯草时燃烧的火”。故事主要还是以雷狮的角度展开的,野火里的雷狮相较原著中的原皇子而言,毫无疑问更接近茫茫世间挣扎着肆意生长着的一株野草,而他本人的内心生来揣着一团火。安迷修的话,由开场时卡米尔在沙地上写下的他的名字被风吹散,再结合他本人的性格和后文中的种种表现,应当是更接近风一点的。两个彼此无可抑制的吸引着的人,灵魂在剧烈碰撞的一刻,风助火势,燃起一把“将理智现实责任烧灼得一干二净,只剩下近乎狂热的厮磨”的燎原大火,灼烧至两人生命结束。下一阵风吹来的时候,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正经评论结束后我说点别的话,这篇文我看了十几遍的时候才有点被什么东西噎住的感觉,字打到一半就停下来去喝水缓口气了,想到这样的情感经过作者的二次转达后到我们心中的感觉已经削弱了很多,在佩服程老师的同时也有点“是否更了解作者原意”的想法。虽然写这个长评时感到有点累,不过还是希望能尽可能避免解读错误和遗漏。

希望程老师能喜欢这份评论。

评论
热度(113)

© 余书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