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跑路了,不要关注。

 @臨又  接地气ver?总之是今天份的投喂


  雷狮坐在窗台上吃冰棍,小腿穿过金属围栏的间隙在空中晃荡着,远远地见着安迷修从小区大门进来了,举起空着的那只手挥挥勉强算是打了招呼,自然惹得对方直翻白眼。天热,当下又是三四点太阳还烈着的时候,哪怕是被盖了戳的好脾气的安迷修也躁得不行,更不用说他正提着一大袋子菜走在日头底下,而招呼他的雷狮在家里闲得不行还能吃着冰棍儿看风景。

  

  没一会儿防盗门那儿传来了哐哐哐的敲门声,雷狮正想着好啊这人舍了门铃不用非得亲自上阵捶大门,怕是真憋着一口气,就听到咔擦一声响,手指上还勾着钥匙扣的安迷修风一样地晃进了屋子里,左脚哐当一声把门勾上的当儿右手上装菜的袋子就甩到了玄关边上,动作流畅一气呵成,看得出脑海里早构思过无数遍、就盼着赶紧摆脱外边那天然桑拿了。

  

  他挺假惺惺地问道:

  

  “你怎么自己开门了啊?捶得那么响,我都准备过去给你开门了。”

  

  安迷修瞅着他那除了纡尊降贵般扭过来的半截身子外没多大变化的坐姿,嘴角抽了抽。

  

  “等雷大爷你过来我怕是得等到下辈子。”他扯了扯领口试图散点热气,过了半晌反应过来,“欸,你怎么没开空调?”

  

  雷大爷摊手耸肩,一脸无辜。

  

  “我哪知道你家空调坏了。”

  

  接着他便看见五好少年安班长没忍住爆了句粗口。


  哦豁。


  


  雷狮转过身去继续吃着冰棍看风景,不多时背后靠过来一个热源。他扭头一看,脸上红得像蒸过桑拿的安迷修一边抹着汗一边挺崩溃地冲他抱怨:“怎么冰箱里什么都没了?”


  ——因为最后一根冰棍被我拿了啊。


  这话说出来讨打。所以雷狮捡了句更讨打的话说。


  “就我手上这半根了,爱吃不吃。”


  说着晃了晃手上的老冰棍。


  安迷修深深看了他一眼,嫌弃与震惊并重,最后投降般压低身子探了过去。


  “得,给我来点。”


  他把身子侧了过来,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对方最后甩过来的谴责眼神。


       安迷修张嘴咬住了一小截冰棍,开封时间久了冰有点软,他没敢太用力,生怕一整块冰全掉了下来。结果化掉的冰棍水淌到了下巴上,黏黏糊糊的更加麻烦。他含着咬下来的一块冰,皱着眉直起身子打算从兜里掏张纸擦干净,结果冷不防被雷狮一巴掌拍了过来,揩着下巴的糖水就往脖子上抹。


       “……雷狮。”大概是消了些暑气连带着火气也去了不少,安迷修叼着块冰含含糊糊嘟囔了几句,倒也没怎么真情实感地生气,充其量睨着眼往对方头上拍了一巴掌,“雷哥,雷大爷,您几岁了,啊?”


       “十八岁花样少年谢谢。”雷狮坦然地回答道,理所当然地把自个儿的手在安迷修的小马T恤上揩了个干干净净,“反正你要洗澡,也不碍事么。”


        然后他再次收到了一枚白眼。


       “天天和你待一块儿我怕是要得心肌梗塞。”安迷修一边揪着T恤下摆扇风一边向浴室走去,末了又从浴室门口探出脑袋,“晚饭在塑料袋里,微波炉加热就行——诶别忘我的那份!”


       雷狮扯着嗓子回他。


       “安心你大爷我还没得老年痴呆!”





没了。起码今天的没有了,之后补吧,我刚上完药现在又开始胃疼了要临临给亲亲抱抱——

评论(3)
热度(11)

© 线性代数摧毁停车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