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期丧,不要关注。

幼年敬英,从箱底扒拉出来抖抖灰,总之屯着先。



  “英智。”莲巳敬人听到自己冷静地说,“回你自己那边去。”

  

  他亲爱的青梅竹马依旧窝在被子里不肯出来,两只细瘦的胳膊死死箍住他的腰,听到这句话后那颗埋在他后背的毛茸茸的脑袋又忍不住颤了颤,被窝边角掀起来的缝里传出一阵闷闷的笑声。

  

  “不要嘛。”尚未经历过变声期的嗓音闷在被子里倒更显现出了几分撒娇似的软糯,带着十足的无辜,“一个人睡太冷了,敬人作为我的朋友这时候就应该伸出援手、体现自己作为莲巳号暖炉的价值才对……”

  

  然后仿佛是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一般,原本箍得死死的胳膊突然放开了,还没等敬人松口气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麻烦鬼塞回他自己的被窝——一双柔软冰凉的手从衣服下摆飞快地溜了进来,然后如同一块扯不掉的牛皮糖一般,牢牢地贴在自己肚子上——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表情在黑暗中已经扭曲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尽管他看不到,而他也相信自己的青梅竹马看到这个表情后只会毫无同情心地继续捉弄到底。

  

  敬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觉得自己吐出来的气息里都带着从肚皮窜到脑门顶的寒气),试图把罪魁祸首的手拽出来——接着他发现自己错误估计了形势,无论是英智对于捉弄自己竹马的固执程度还是自己手和肚子的体温的对比度——最终的结果是常胜不败的小恶魔一如既往地取得了胜利。


  那颗毛茸茸的脑袋顺着他的后背一路蹭到被窝的边缘,然后从被窝里拱了出来,细碎而凌乱的发丝扫在自己的后颈上,和着温暖的呼吸,带起一阵细微的痒,然后他所熟悉的较先前更加清晰的声音,在耳侧再度响起:


  “哼哼……我又赢了呢……”


  话似乎只说到一半(至少他按照自己一贯对对方的了解来看还是存在后文的),然而这个无情地打乱了自己在晚间的生物钟的家伙突然打了个哈欠——接着便低声嘟囔着什么飞快地睡着了——这该死的五秒钟入睡技能。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报复对方任性打扰自己休息(以及不把话说完就自顾自地睡着完全不顾听众的心理感受)的行为,但那样就变得和某个幼稚鬼一样了。抱着这样微妙而不甘心的想法,难得失眠的莲巳家次子保持着侧卧的姿势,突然打了个哈欠。


评论
热度(1)

© 余书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