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期丧,不要关注。

@帕金森烤蛋挞 点的高中生雷&糕点师安,投喂新出炉的绑画甜饼×1

*尚未蜕尽青涩的未成年雷狮和变得更加温和成熟的安迷修,ooc有,恋爱的酸臭味有

*一如既往地脸滚键盘式取名



       雷狮走进这家甜品店的时候已经过了高峰期,店里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一个兼职的服务生小哥靠在柜台边上打着盹。他轻车熟路地拐到糕点房外边,敲了敲玻璃门。


        “安迷修,欸,我来找你了。” 


        正给定制蛋糕裱着花的糕点师抬头瞥了他一眼,眼里带着点笑意,问道:


        “怎么,又逃课了?”


        “今儿放假呢。”雷狮撇撇嘴,“你别老拣那些说烂了的话教训我。”


        他今天照常没规规矩矩穿着校服,外套围在腰间扎了个结,里面是骚包得不行的黑色紧身衣——换学校里那个古板老学究来说,就是一看就不像个正经读书的学生。但安迷修也是打那个中二的年纪过来的,便只笑着说了句“你也不嫌热”,就接着忙手上的活了。


        雷狮靠在门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说,借此光明正大地盯着人看。他倒是想过直接进里边去,不过别人工作时间当个碍事鬼总归是件没趣的事,更何况两个月前他放言要追那个“别人”,也就没全由着自己性子来,至多说一两句耍赖的话,口头上占点便宜。装乖卖巧这件事他打出生来第一次做,业务生疏得很。好在安迷修从来不把他那点戾气当回事,熟门熟路地顺完毛后依旧当他是那个挺有意思的小孩儿——小孩,这个词最为可恶,仿佛有了那几岁的年龄差就不能理直气壮追人一样。雷狮在心底咀嚼着这两个字,瞥了瞥墙上的挂钟,差点没忍住又翻了个白眼。


        这个未完成时态的白眼被安迷修眼尖逮住了,他给蛋糕盒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轻飘飘——且明显带有挤兑意味地说:“你要是不耐烦,可以去找别的事做。”


        “你明知道我就是来找你的。”雷狮把半分委屈装到了十成十,末了反有点被自己这小媳妇语气给恶心到了,咳嗽了两声,飞快地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国庆是要回家去吗?”


        “是啊。”安迷修拍了拍手,看着成品觉得差不多可以完工了,转头随口问道,“有什么想吃的吗,我请你。”


       “想吃慕斯蛋糕。”


       “好像没货了,换一个?”


       雷狮眨了眨眼,相当不客气地顺杆子往上爬:“那就来份安迷修呗,打包带走。”


      “非卖品,也不给打包服务。再说那是能吃的东西吗。”安迷修倒有点像是被逗笑了,挥了挥手转身在台子上找着什么,“算了算了,你进来吧,我记得这儿还有块没装出去……卖相不怎么样味道还是没变的。”


       他脱了手套,捏着那块被切出了一个缺口的慕斯蛋糕,顺手递到早已飞快晃进了糕点房的小孩嘴边。雷狮没拿手去接,大着胆子一口咬下去——顺道含住对方的指尖,小猫似的轻轻在指腹上舔了一下。


       “……这不是吃到了吗。”好半天才把嘴里塞满的蛋糕咽了下去的雷狮定了定神,故作镇定地补充了一句。心血来潮后他觉得脸上有点烧,然后他看向安迷修,突然又觉得心里那点儿紧张和羞耻感完全不算什么了——

    

    一贯温和从容的安迷修先生用拳头轻轻抵住嘴唇,耳朵尖慢慢地红了起来。

评论
热度(32)
  1. 雀喃余书墨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疯狂赞美俺家绑文文(´இ皿இ`)超棒啊!我已经融化在了恋爱的酸臭里了呜呜呜

© 余书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