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跑路了,不要关注。

首先要吹她一波上天,然后把这个SaiN趴的开头放一部分……就当是配图好了。


“你知道吗,我曾经想过从这座宫殿里逃出去。”
刚褪下华袍换上胄甲的国王状似无意地说道,伸手拂过自己的武器收藏像是在检阅兵马。鉴于这位陛下一贯的作风,立侍于一旁的骑士长丝毫不为那句十足叛逆的话所动,依旧温和而从容地微笑着,保持着缄默。
“……你该问问我为什么没有离开的,安迷修。”国王陛下对他的反应似乎不大满意,用指节扣了扣半截拔出鞘的剑身,“或者说你早就知道了?”
“那并不重要,陛下。”被称为“安迷修”的骑士长终于开口了,“重要的是您现在作为这个国家的新王站在了此处。”
国王无谓地耸了耸肩,年轻而英俊的脸庞上带着和他的身份并不很相称的神情。看起来他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的新的身份,尽管七日前仓促筹备的加冕典礼上他悍然拒绝了教皇的加冕自己亲手戴上了皇冠,又以铁血手段镇压了先王战死后蠢蠢欲动的孽党。这位曾经的小皇子做好了足够的觉悟肩负起这个摇摇欲坠的王国,却依旧带着不相宜的生涩。
“誓师典礼什么时候开始?”
“不剩多少时间了。我想您或许得再快一点。”
北境来犯的异族尚未击退,甚至因杀死了这个国家的先王而士气高涨、变得愈发暴虐猖狂了起来。盖勒普斯迫切需要一场胜利来安抚民心,同时震慑一番早起异心的内贼,若由新王亲自率领反击则再好不过了。 与此同时备受国王信任的骑士长则不得不留在王都驻守,以维持后方安定。
“好的,好的,我说过不需要费多少工夫……”国王咕哝了两声,为自己挑选了一柄合适的佩剑。在这种事上面他一向不爱让仆从插手,哪怕是打着服侍的名义。 不多时钟声响起。骑士长轻声提醒道:“您该出发了。”
他的确该出发了。这将是他的首战,且没有失败的筹码。无论曾经多么想要从这条清晰可见的道路上逃离,如今他只能甘心接受这顶皇冠的束缚与伴随而至的重担。但他依旧停下了脚步,暂时性的。
“祝福我吧。”国王平静地说道,带着不容拒绝的理所当然,“祝福我吧,骑士——像从前那样。”
骑士长不赞同地皱了皱眉。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对上对方的视线后却一如既往地败下阵来。
“……好吧。那么僭越了。”
所谓“祝福”是他尚是个带点轻狂的小骑士时用过的把戏,拙劣地模仿着神官的动作,将幼稚而格外真诚的祝愿献上。但那的确的很久之前的事了,或者说。堪称羞耻的黑暗历史。
“祝您好运,陛下……”骑士长竭力搜刮着那些对他而言已全然陌生的词汇,事实证明他并不比年少时更擅运用华丽的辞藻,“愿莫伊拉的荣光永远笼罩在您的周身……愿您独得胜利女神的亲吻……”
他游离的目光不经意投向了他的陛下。年轻的国王从窗边转过身,任凭灼目的阳光自窗外洒落照亮一侧的脸庞,将零碎的发梢末端也染得金黄,而另一侧隐于阴影,一霎那间恍若俊美而威严的神祗。他感到一阵短暂的窒息与恍惚,接着情不自禁地脱口说出那句或许早已隐藏在心中许久的话语——
“……愿盖勒普斯的太阳永不坠落。”
我的太阳,盖勒普斯的希望之光。
愿您的光芒永驻。

帕金森烤蛋挞:

一些绑文的pa【saiN】的混更。。画的丑就不艾特啦,前两p是昨天画的*明天军训,悄悄摸鱼好了ε=(´o`)

评论
热度(27)
  1. 线性代数摧毁停车场我爱雷安(。・ω・。)ノ♡ 转载了此图片
    首先要吹她一波上天,然后把这个SaiN趴的开头放一部分……就当是配图好了。“你知道吗,我曾经想过从这...

© 线性代数摧毁停车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