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期丧,不要关注。

*太芥双性转百合,我流绝赞OOC

*一个不知何时才能写出后文的开头


       我第一次遇见治子小姐,是在一个深夜。我蜷缩在薄薄的被子里,连脚趾都蜷了起来,弯曲的膝盖和环起的手臂里护着我的小兔子,脑袋从被子边缘的缝隙里钻出来一点,警惕地打量着这个全然陌生的卧室,像一只躲在螺壳里的寄居蟹。时钟运转时规则而机械的声音,风挂过树叶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又很近的地方传来的模糊人声,都让我感到莫名的恐惧,就好像被一只巨大的怪物连同螺壳叼在嘴里,不知何时就会咬碎薄薄的壳把我吃下去一样——要是真被吃下去倒不用担心这么多了,等待的过程才是最可怕的啊。好可怕,好可怕,不管是怪物还是别的什么,赶快出现就好了,结束就好了。

       正是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钥匙插入锁孔的声响——然后咔擦咔擦地转动了起来,听起来像骨头摩擦一样。我撑着床板猛地坐起身来,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随着咔擦声一点点加速,然后,怀着近乎期待的恐惧之情,走到没有关门的卧室门口向外探出脑袋——

       似乎微微吃了一惊,然后向我露出微笑的、美丽的妖怪,在玄关暖黄色的灯光下扬起手,朝我打了个招呼:

       “啊呀,是芥川龙香里小姐吗。”

       声音轻飘飘的,是带一点沙哑的柔和,像是一缕裹着细小颗粒的纯白色的烟雾。

       我受了蛊惑般轻轻点了点头,又很快回过神来,有些羞耻地将脑袋缩了回去,踮着脚悄悄回到床上将自己重新蜷成一只寄居蟹,只是这次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了——或许是潜意识中觉得这里已经有了一只美丽而强大的妖怪了。卧室的门还是没有关,这次是故意的,为了能看到妖怪小姐在光下模糊而美丽的背影。她正在小小的厨房里为自己准备宵夜,似乎是因为担心打扰到我休息,动作放得很轻,可一点也没有小心翼翼的拘束感,反而有一种轻盈的美感。她走起路来也是没有声音的,因为赤着脚吗,妖怪不会怕冷吗?还是因为她本身就轻盈得没有重量?

       我蜷缩在我的螺壳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后来我知道了她叫太宰治子,是我租住的这间公寓的真正的主人。我尊称她的姓,私下里在心中偷偷叫她治子小姐,怀着一点对美丽之物的天然向往。治子小姐是个少见的美人,我那天晚上将她误认成妖怪,其实一点也不夸张。常言灯下看美人,治子小姐的美却是离了暧昧灯光的修饰也不曾失色的。只是她偶尔爱拿我那天晚上的误会开玩笑,我越是窘迫治子小姐笑得越是开心,最后我也被她带得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

       每天早晨起床时,我都能看到治子小姐翘着一只腿斜坐在沙发上,对着一侧的镜子化妆;待到面包片从多士炉里弹出来的时候,余光里便只能瞥见她踩着高跟鞋从玄关走向门外的背影。晚上则往往是在我即将昏昏沉沉睡去后,治子小姐才放轻了脚步回到这间公寓,有时会早一点,有时则更迟。余下的时间里,我在陌生的校园里继续沉默而小心翼翼地做我的寄居蟹,治子小姐则全然不知所终。


- TBC -


评论
热度(10)

© 余书墨 | Powered by LOFTER